每天30多公里,他们是广西驰援武汉的白衣战士

时间:2020年2月18、19日

地点:武汉市沌口方舱医院

人物:广西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沌口方舱医疗队

记录人:韦旋、黄安石

沌口方舱队

医院―酒店 30公里50分钟车程

2月18日22:00,广西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沌口方舱队队员韦旋和同事们出发前往沌口方舱医院上夜班。“今晚要12点进舱,明早6点出舱。”韦旋说,“广西医疗队负责管理沌口方舱医院200张床位。”

出发。由于医院在开发区,距离酒店有30多公里,每天上下班,队员们要坐50多分钟的公交。

打赢防疫战,他们在行动

经过一夜奔袭和工作,2月19日上午8:00,韦旋与队员拖着疲惫的身躯返回驻地酒店。大家不约而同地选择在车上补眠。

下班。“疲惫不堪。目前广西医疗队负责的200张床位已经收治164位患者。”辛苦了,最美逆行者。

队员黄安石是在2月18日凌晨开始上夜班,有交通保障车接送,暖心的司机早早跟他约好出发的时间,跨越长江,他到沌口方舱医院上了在武汉的第一个夜班。司机师傅很友善地感谢外地医疗队驰援武汉,这让黄安石的心里暖暖的。

正式投入战斗

队员巫雪花为了方便,也剪短了头发。

洪山方舱队

脱下防护服,要经历多少道程序?

时间:2020年2月17、18日

地点:武汉市洪山方舱医院

人物:广西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洪山方舱医疗队

记录人:江淀淀、黄林津

在洪山方舱医院,自2月4日出发武汉以来,队长江淀淀主管护师带领的6位姑娘在这里奋战多日了。她和麦英姬主管护师、文彬主管护师在半污染区指导队员们做好院感防控。

△江淀淀和队友们将防护流程贴在墙上

穿上防护服的医护人员,没办法接听手机、没办法上厕所、没办法喝水,呼吸困难、浑身束缚感,也不能经常说话,怕缺氧。

文彬说,脱防护服更是要经过十几道环节,整个过程像是在”拆炸弹”。每一个环节,都必须保持清醒,宁愿慢一点点也尽量不要出错。为了指导队员们,文彬拍下脱防护服的视频分享。

黄林津主管护师在舱内值夜班。“今晚进舱我接手46张床位。有的时候护目镜上的水珠和雾气已经让我视线模糊,我需要提前到室外温度为零下2度的门口站几分钟,待镜子稍微能看清晰再回舱内继续工作。”

有一位阿姨路过问我:坐在过道会不会很冷,今晚风有点大?“这么很平常的一句问候,却激起我内心的波动。此时此刻,我守护和病毒较量的她,而她温暖了寒夜冷风中的我。”黄琳津说。

他们是平凡的人却有着英雄的气魄

他们的愿望很简单

目标又是那么的伟大

向这些最可爱的人说一句

“你们辛苦了!

来源:广西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重要提醒――只有被星标的公众号才能在公众号列表显示封面

微信又双��改版了!如果不想错过新闻910的推送!记得把【广西台新闻910】设为星标,这样就可以第一时间看到更新哦。